胡說八道之| —我的自然美學

2016-08-15

    我懵了突然要去梳理關于我的設計的一些觀點時不知從何說起,又應該在何處結束,這讓我想起了“因因無始,果果無終”的佛學,既然如此我就從念起從為開始.
    我一直不斷嘗試去梳理自己,到底是一個什么價值觀,在引導我去做這樣那樣的設計方案;一路下來,每發現一個觀點就讓自己以為已經找到了,而興奮不已,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有新的觀點不斷代替舊的觀點,然后我發現自己不敢也不會設計了,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
舉個例子:關于中式設計,新中式低調奢華,中式極簡東方這詞,我查了一下,應該是我造的,開始時我用了一個中式木格屏效果很好,高興,后來我改造了屏風,簡化處理,哇!當代,再后來以空間方式用,哇!身臨其境,有體驗,突然有一天我在機場的書店里,看到一本中式茶館的書,里面的作品不但把我用過的手法都用過了,而且比我用的還漂亮還有感覺!我一下子就懵了,我的未來沒了,我不知道怎么設計了,我花盡心思還是和這書上的作品相差太遠……!
    刨祖墳幸好我有一個“刨祖墳”的好習慣,于是我決定向老祖宗學習,我先跑到深圳新建的圖書館去尋找什么叫中式?什么是中國文化?為什么是這樣的就叫中式?
    當我到書店后,我去尋找能有與中國文化相關的書籍,剛開始我找到一本叫《中國文化研究二十年》的書,正準備打開又發現另一套訂裝的《中國文化研究三十年》看上去更猛,懷著無比激勵的心情,我打開書,映入眼簾的是三個字“儒、釋、道”,從此拉開了我學習中國文化的大門,慢慢去體會中國古人對中國文化點滴塑造與沉淀,讓我受益良多。贅述這么多,我想去表達東方文化與西方文化的差異與不同,我想去表達我的這個變化的過程本身就是一個自然而然的生長過程,它就是自然,而我也開始深深的去接受并理解這種自然而然的真樸著實的美學觀點,這不是我創造的,也不是某個人創造的,宇宙存在時它就在了,所以,當我的內心有這樣的認為有這樣的信念時,我就心想回歸到當下,回到我的工作,我的生活,它應該以什么樣的方式存在?又應該如何指導我的工作我的設計呢?
     這確實困擾了我很久,說實話活到現在我也沒有徹底把自己調整成為一個我認為的人,但因為看到了,就依然決然的去做了一些嘗試,當我接受了老子說的萬物并作時,我就只能我以觀復了,在這個神器的自然界,沒有誰比誰優秀,都是自然的一種存在,既然如此這個世界本沒有善惡,俊丑之分,但當這些自然的存在進入我們人的意識之后開始有了善惡美丑了,換句話說,事物本無二分,如果一定要二分的話,我希望去看事物美的一面,而非丑的一面,而人類發展到現在短短的幾千年,已經把自然世界賦予了各種不同的意義與構架,各種美丑善惡,理論充分且深穿千古......當我意識到這個狀態時,我突然有一種十分強烈的意愿,或者意識到作為一個設計師應該有的一份義務,就是協同大家一起去探索事物與自然的本身之美,所以我把公司的理念定義為:
設計就是找回其本來擁有的美。

對于自然這個設計大師來說,人類設計師唯一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尊重與欣賞!
    設計就是找回其本來擁有的美這句話的背后就是,這個世界任何事物都有它美的一面,包括你自己,當我深深的接收這個信念之后,我創造一件作品時我就會嘗試著這一大規律,五大原則來設計